设为首页  加入收藏  咨询热线:0371-56707530 / 13103711011
 
行业动态您现在的位置 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动态 > 内容

计生用品广告,性文明广告到底属不属于不良广告

发布时间:2019-08-07 19:07:08    来源:河南郑州广告公司|新乡户外三面翻广告牌|LED显示屏灯箱|发光字安装|写真喷绘展板制作

最近,深圳某地铁站内的一则广告被撤了。据说不是因为钱没到位,也不是请的明星出事了,而是因为广告的内容——安全套。据南都周刊报道,不少居民对内容“感到不适”,还投诉了广告。此事迅速在社交媒体发酵,很多网友并不赞同撤广告,“凭什么人流广告满天飞,安全套不能做广告”?
 
都2019年了,中国的安全套广告竟然还被撤?
 
在记者采访时,深圳地铁和下属的广告公司都表示不清楚相关情况,但安全套广告下架的事实,还是引发网友热议。
 
在中国,安全套广告一直命途多舛。1998年10月,杰士邦以一句“无忧无虑的爱”,在广州的80辆公共汽车上开启了中国第一条安全套广告。
 
当时的广州市民反应激烈,有人投诉说这将“腐蚀青少年的心灵”,有的甚至打电话给“110”。
 
结果,仅仅“无忧无虑”了33天,这条广告就被勒令撤下。
 
1999年,一则宣传安全套可以预防艾滋病的公益广告在央视登场。广告以一个安全套变形的卡通娃娃为主角,它与艾滋病毒、性病细菌英勇搏斗并将其赶跑。争议又起,这则公益广告被迫下架。
 
2000年5月,“杰士邦”安全套广告牌再度现身武汉汉江桥旁,20个小时后即被撤下……
 
当时,有人强调安全套广告违反了《广告法》,这种说法也唬住了不少人。其实,安全套广告当时违反的不过是国家工商总局的一项规定《关于严禁刊播有关性生活产品广告的规定》,1989年下发的。
 
规定指出,“近来,一些地区出现了有关性生活产品的广告,如‘夫妻运动快乐器’、‘真空性生活补助器’等……这类产品有悖于我国的社会习俗和道德观念。因此,无论这类产品是否允许生产,在广告宣传上都应当严格禁止。”
 
于是,安全套也被当成性生活产品给禁了(规定变化下文再表)。
 
到了新世纪,我们还能看到安全套广告被禁的消息,2007年7月,上海地铁车厢出现过一则关于“特洛伊的故事”的安全套平面广告,很快便被相关部门撤下。
 
2008年,上海地铁的移动电视中曾经播放过杜蕾斯投放的广告,也引发极大争议,并最终导致广告被撤。
 
没想到,都2019年了,安全套广告被撤的消息还能出现。
 
面对安全套广告,一些人观念竟比有关部门还落后
 
产业合法,却不能做广告,从业者意见一直很大。随着中国艾滋病、性病防治形势变得严峻,不少专家呼吁解禁安全套广告。
 
从1999年起,就有人大代表建议国家工商总局放开安全套广告,亦有专家指出,“在专业人士看来,安全套主要是用于防病与防孕,并不是性享乐的工具,因此不宜将其简单归入性用品行列。”
 
到了2002年,事情终于起了变化。国家工商总局决定开放安全套广告,承认“有条件地发布避孕套广告,有助于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落实,有利于广泛宣传预防艾滋病知识”,并承诺改变原有的禁止性规定,允许有限制地发布。
 
在律师、医生等专业人士的不懈努力下,2014年,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终于废止了施行25年的“安全套广告禁令”,开放刊播商业性的安全套广告。
 
但从前文的例子可以看出,安全套广告禁令在放开了,只要有“群众感到不适”并投诉,广告依然难逃被撤的命运。在这个问题上,部分群众的意识竟然比相关部门还落后。
 
一边是安全套有了争议就被撤,一边却是无痛人流广告随处可见。有专家指出,安全套等避孕方式宣传缺乏是导致“事后补救当避孕”的原因之一。
 
某高校内电话亭上满是人流广告
 
科学避孕和性教育的缺失,在中国已造成了非常可怕的后果。原国家计生委科学技术研究所在2013年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,我国每年人工流产多达1300万人次,居世界第一。在我国每年人工流产总数中,25岁以下的女性约占一半以上。
 
外行不能指导内行
 
一些人对正常的安全套广告和性教育不认可,主要有两个原因,一是和传统的性心理有关,“这种事能做不能说”;二是怕教坏小孩子,曾有学者这么批判安全套广告——“违法的性教唆”。
 
实际上,这种想法错得离谱,一个数据就能打脸: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国际性教育指导纲要》的制定者,曾对当时世界范围内87项性教育进行过效果评估研究,综合研究的结论是:性教育能推迟初次性交时间、降低性交频率、减少性伴侣数量,且没有任何一项研究发现性教育会导致初次性交时间提前。
 
华中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彭晓辉也强调,性教育尺度大小存在很大的主观性,非专业人士的认识不能凌驾于专业人士的认识。“考虑到国人目前的采纳程度以及性学的内在规律,应以系统科学的国际规范作为依据,同时适度考虑国情,而不是以少数人的判断作为依据。”
 
2017年,因被指“尺度过大”而遭学校撤回的小学性教育教材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
 
实际上,反感安全套广告的,很可能只是“一小撮人”。2002年,媒体曾引用过一项对1479名成年人的调查,在这项名为《计生用品广告与性文明》的调查中,55.0%的人对计生用品广告表示欢迎,16.5%的人可以接受,有不同看法者仅为28.5%。
 
时过境迁,人们的性文明意识不断提高,人们对安全套广告的接受度会更高,这从此次人们对撤广告决定的强力吐槽也能看得出。
 
可能有人会说,我不反对安全套广告,但一整面墙上都是安全套广告,难免令人尴尬。这种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但解决办法不是撤广告,而是需要相关部门辛苦一下,动动脑子,结合国情和国外经验,给安全套等涉性用品广告定一些更具体的管理规定。
 
折中之策可以讨论,但不要一有投诉,就一刀切式的撤广告。当然,如果相关部门能拿出这个劲头,管管鸿茅药酒、或者其他补肾壮阳的神药,我们还是支持的。
 

收起
联系方式:
0371-56707530
13103711011
展开